您的位置: 婉清说旅游 > 英语

蔡康永:看电影的辛酸,很少有人揭穿。

2019-06-13来源:婉清说旅游

“电影院的黑暗,庇护的是我们人生的羞耻:我们的寂寞。电影院,与其说是放映电影的场所,不如说是献祭寂寞的神庙吧。一个人进来的,怀抱著一个人的寂寞;两个人进来的,怀抱著两个人的寂寞。”


电影院为什么这么黑

蔡康永


有这么多人,为了看电影,而不得不与陌生的彼此,紧紧把身体靠在一起,默默的坐在黑暗中。每次心中浮现这个景象,就只想把眼睛转开,不要面对。

看电影的辛酸,很少有人揭穿。

在电影的放映史上,有过这么一群笨蛋,千辛万苦的发明了白天在室外放映电影的方法,因为他们坚持,很多人一起坐在黑暗中看电影,是不道德的事。


真够笨!在笨蛋界的排行榜上,虽然当不了冠军,但名次也满前面的了。

白日放映术?即使是为了打发坐在马桶上的时光,也不必想出这么无聊的事情来做吧。

他们根本搞不清楚,走进电影院去的人,有多少人是为了那个电影,然后有多少人是为了那个黑暗?

有多少人,是为了那个黑暗?

因为黑暗的庇护,看电影的人,平常不敢放肆大笑的,放肆大笑了。平常不敢放肆大哭的,放肆大哭了。

在人生里假装矜持的假装有品味的假装勇敢的假装男人气女人气的,俱都仰赖著黑暗的庇护,得到了两小时的假释。


不像在明亮的饭桌上吃晚饭时,电视新闻一但播出了饥民在排队,就必须露出不忍心的表情;一但播出了残暴的镇压,又必须露出谴责的神色;连吃一顿饭,都不能很漠然的像有四个胃的牛那样静静吃完,一切都只是为了同饭桌的亲爱家人,在明亮的灯光底下,会看见自己的脸哪。

然而,以这样的角度来看待电影院的黑暗,毕竟只能看见那个黑暗的表层罢了。

电影院的黑暗,庇护的不仅仅是我们道德上的羞耻。

电影院的黑暗,庇护的是我们人生的羞耻:我们的寂寞。电影院,与其说是放映电影的场所,不如说是献祭寂寞的神庙吧。一个人进来的,怀抱著一个人的寂寞;两个人进来的,怀抱著两个人的寂寞。


无话可说的情侣,无恋爱可谈的配偶,无法沟通想法的父子,无能教与无能学的师生,都怀抱著他们那份自己日夜呵护珍贵却又不值一文的寂寞,进来了。

进来献祭给梦的神祗。

像圣经与佛经里,那些一无所有的信徒,把仅存的财产放在坛前:“……这,就是我的全部了……”

而神只便因此垂怜了你,抚慰了你,两个小时。

我在人生里,遇到过一些精采的人。从来没有一个,是因为看了很多电影,而变得精采的。可能有些本来就很精采的人,刚好也看过很多电影。可是从没有一个,是因为看很多电影,而成为精采的人。没有,也不可能。

就像精采的诗人,可能刚好也喜欢嗑迷幻药,可是没有烂诗人能靠著多嗑药,而写出精采的诗来。电影院的黑暗,不是建筑物创造的黑暗,而是观众带进场的黑暗。


是人生的寂寞,与生俱来的肤色。

下次到迪士尼乐园去看立体电影,当大家都乖乖把立体镜片带上,伸出手去捕捉他们以为浮在眼前的人物的时候,你可以偷偷把眼镜拿下来,然后你也伸出手去,你就会摸到那个黑暗的看不见的,寂寞的身体。


 免责声明: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以作处理。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 

本文由婉清说旅游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