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婉清说旅游 > 英语

数学和物理的搞笑差别,23333333

2019-06-11来源:婉清说旅游



数学系的学生学数学分析、复分析、实分析、泛函分析、数值分析、线性代数、抽象代数、概率论、集合论、数论、微分几何、微分流形、拓扑学、常微方程、偏微方程、代数几何、组合数学、运筹学、李群与李代数等;

物理系的学生学四小力学(力、热、光、电)、四大力学(力、电、量、统)、近代物理、场论、等离子体、固体物理、天体物理、广义相对论、 C/Java/Python/汇编、数字模拟电路、微机原理、微积分、复变函数、数值算法、计算物理、线性代数、群论、概率统计、数理方程等。

数学系的学生敢不学大学物理(但相较之下更愿意选大物);

物理系的学生不敢不学大学数学(但相较之下更恨微机原理)。

数学系的学生曾错误地以为物理就是应用数学的应用;

物理系的学生曾天真地认为数学就是理论物理的工具。

数学系学生整天背定义证定理

物理学学生整天推公式算积分

数学系学生最得意的本事是证明

物理系学生最拿手的本领是近似

数学系的学生觉得物理方法不靠谱;

物理系学生觉得数学方法太绕弯。

数学家口中自己做物理的朋友其实是做超对称弦的;

物理学家口中做数学的哥们其实是做数值计算的。

数学家宣称自己不懂物理,

背地里抱怨物理学家的公式都是错的

—— 谁关心数值结果啊;

物理学家声明自己不懂数学,

暗地里嘀咕数学家的文章没讲怎么算数

—— 谁关心定义证明啊。


数学系的学生很烦恼

因为看了《美丽心灵》人人都认为

他们像电影里纳什那样脑子里有声音;

物理系的学生很苦闷

因为看了《(生活)大爆炸》人人都觉得

他们像喜剧中Sheldon那样是混账。

数学系的学生喜欢看科幻小说;

物理系的学生受不了科幻电影。

数学系的学生你要说自己不相信选择公理,

就没人跟你说话了;

物理系的学生你要说自己相信弦论,

就没人跟你聊天了。

数学系可分为两大派,

做"代数"的和做"几何"的,

其余都是做应用的或统计;

物理系可以分为两大帮,

解薛定谔方程的(实验:长晶体的)

和画费曼图的(“实验”:处理数据的),

其余都算做工程的或天文。

数学系的学生最崇拜大数学家,

觉得有些大数学家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物理系的学生最崇拜大物理学家,

但觉得所有大数学家都是神一样的存在。


数学系的学生

缺钱时首先想到的是以后做计算

怀疑统计就是自己家分出去安排就业的,

总觉得所有科学都是工程应用;

物理系的学生

缺钱时首先想到的是以后做材料

怀疑生物物理其实就是分出去抢人饭碗的,

除了自己家其他科学都是工程应用。

数学系的学生

幻想着以后不做数学了去华尔街叱咤风云;

物理系学生

YY着以后做不动物理了去金融界翻云覆雨。

数学系的人觉得自己以后找不到工作

只能教书

物理系的人觉得自己以后找不到工作

只能讲课

统计、计算机(CS)的人总觉得自己是学数学的;

物理化学、材料的人总觉得自己是学物理的。

数学系的学生怀疑自己做的东西,

因为这玩意儿不知道哪天才能用上

(——是指被引用);

物理系的学生怀疑自己做的东西,

因为这玩意儿不知道哪天

就被实验证明错了。

数学系的学生

年年担心自己拿菲尔兹奖的机会在减少;

物理学系的学生

每年都觉得自己拿诺贝尔奖的机会在增加。

数学系的学生说作实验,

他/她的意思是编个程序;

物理系的学生说做个实验,

他/她的意思是加点液氮。

数学系的学生

说他/她的工作出大麻烦了,

你可以送他/她些草稿纸;

物理系的学生

说他/她的实验出大问题了,

你可以送他/她个白大褂。


数学系的学生嚼起术语来全都是 xx-ism,

听起来像哲学;

物理系的学生迸起名词来全是 xx-zation,

听来像艺术。

数学家坐飞机前会宣称

自己证明了黎曼猜想;

物理家的人乘轮船前

会暗示自己发现了新粒子。

数学家

就是一台把咖啡转化为定理的机器;

物理学家

则能把茶转化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数学系的学生听说广义相对论

就是微分几何于是就去物理系听课,

结果越听越糊涂

—— 为什么这么多上下标?;

物理系的学生听说微分流形就是弯曲时空

于是就去数学系听课,

结果越听越糊涂

—— 坐标系哪里去了?


数学系的学生声称自己是懂得量子力学的,

但只记得线性代数、二阶线性偏微方程和-分布了;

物理系的学生宣布自己是学过群论的,

但只记得转动群SO(3), 自旋群SU(2)和洛轮兹变换了。

数学系的人小有名气,

你能找到以他/她名字命名的代数;

物理系的人名噪一时,

你能发现以他/她姓氏标记的准粒子。

数学系的学生愿冠名一个定理;

物理系的学生想挂名一个方程。

有人说,有数字的地方就会有欧拉。

有人说,有物理的地方就会有爱因斯坦;


数学系的学生

听到“两边夹定理”时两眼发亮;

物理系的学生

演示“感生电势“时二目放光。

注:“两边夹定理”又称“夹逼方法”;“

感生电势”是指,磁棒在线圈中抽插,速度越快,感生的电流越大。

对于数学系的学生来说,存在性关乎大是大非;

对于物理系的学生来说,可测性攸关是非曲值。


学数学的民科热衷证明歌德巴赫猜想

学物理的民哲致力于反对狭义相对论

艾米·诺特是女性数学家的榜样,

然而她对数学界的贡献远远不止与此;

玛丽·居里是女性物理学家的表率,

当然她在物理学界引发的革命回荡至今。

数学系学生的有一个梦想是读完UTM/GTM;

物理系学生的有一个希望是学会郎道十卷。


数学系的学生没有理想,左边右边都没有;

物理系的学生没有压力,各个方向都为零。

数学系的学生只知道数学摆(单摆);

物理系的学生也知道物理摆(复摆)。


随手画一个闭合曲面,

……

数学系的学生画的是环面(torus);

物理系学生画的是球面(sphere)。

形容心情烦乱时,

数学系的学生想起了纽结;

物理系的学生想起了熵。


程序员眼中的世界是二维的,

工程师眼中的世界是三维的,

物理学家眼中的世界是3.99维的,

弦论学家眼中的世界是10、11或26维的,

数学家眼中的世界是 n 维的。

数学系的学生知道

本文由婉清说旅游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