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婉清说旅游 > 视频

揭密:我是海军司令,不是旅游局长!

2019-09-08来源:婉清说旅游

点击关注上面的蓝色字体“旺哥在线就可以免费订阅哦。

来源:施昌学  通信兵的故事

导语:1月14日,2011年的这一天,刘华清将军逝世。特发此文以缅怀刘华清将军!


“我是海军司令,不是旅游局长!”慈不掌兵。1982年,一场重振军威、重塑军魂的大整顿,伴随刘华清海防大巡的足音,波及万里海防线。



1982年10月6日,就任海军司令员刚刚20天的刘华清悄然离京,下部队去了。


这是他既定的万里海防大巡察的开端。在接下来的一年零两个月时间里,他的足迹遍布共和国1.8万公里海防线。三大舰队的所有舰航基地、舰艇编队、机场码头、岸防阵地,海防前沿的高山哨所、岛屿要塞、航门水道,海军直属军事院校、科研院所,他全部考察巡视了一遍。

如果说,刘华清在就职大会上没有发表施政演说,海军上上下下都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的话,那么随着他巡察海防的脚步不断向前延伸,则向全体海军将士释放出一个强烈的信号:海军要动大“手术”,海军必须大改革!



刘华清巡察的第一站是海军旅顺基地。


20多年前,刘华清曾是这座“海军城”的最高军事长官。旅顺军港始建于1881年,曾是北洋水师驻泊的母港。在旅顺基地领导陪同下,刘华清仔细考察了军港驻泊情况。


军港变化不大,可以说没有什么变化。码头还是原先的码头,港区布局还是20多年前的老样子。唯一不同的是,驻泊的舰艇多了,港区内显得比较拥挤。



“这个百年老港该搞点建设了。”刘华清对陪同的基地领导交代,“旅顺军港的扩建计划,已经总部批准,你们可先将新码头建起来,同时完成港池挖泥疏浚工程。这样不仅能缓解眼下舰艇驻泊拥挤问题,而且战时也好使用。”


在军港中区,停泊着护卫舰大队的战舰。那些老式的舰艇,舰体锈迹斑斑,显得非常陈旧。刘华清自语道:“它们也该退役了。”就这样走着聊着,给随行者的感觉是,老首长故地重游,完全沉浸在往事的追忆中,所思所言无非触景生情、有感而发罢了。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幕场景,彻底颠覆了所有人的观感与认识。


刘华清乘舰跨海,登上海洋岛。海洋岛位于长山群岛东南端,扼黄海北部海上交通要冲,为东北地区海防前哨。中日甲午战争期间,日海军舰队就曾在附近海域待机,寻觅北洋舰队决战。驻岛水警区领导向刘华清报告,想把大港湾分成小港池。刘华清当即制止这一设想。


“这是多么好的港池啊!”站在码头上,极目群峰环绕的天然海港,他说,“这么大的港湾水面,可供大型舰艇驻泊。如果人为把它分成小港池,大型舰艇就不能用了。”


离开海洋岛,刘华清乘舰来到小长山岛视察正在施工建设的一个快艇基地。岛岸山脚下,建起了一排砖瓦房,用作日后快艇部队的营房,眼下负责施工的工程兵部队就住在里面。山洞已经挖好,还没有被覆,将来快艇可以直接开进洞内隐蔽。


港内设施工程刚刚开始建设,码头尚未开工,港外的防波堤微微露出水面,不及工程量的一半。退潮了。展现在刘华清面前的港池不仅水浅,而且面积狭小。


这个工程必须马上停工!”刘华清断然发出指令。此言一出,令陪同考察的北海舰队领导惊诧不已。一项如此重大的国防战备工程,施工部队在这个孤岛上风餐露宿苦战数年,投入数以亿计的经费,怎么能半途而废呢?



“刘司令,这项工程已经花了那么多钱,停建损失太大啊!”北海舰队一位副司令员据理力争。“投进去多少钱了?”刘华清问道。“超过一个亿。”这位副司令员回答。“后续工程还需投入多少?”“大概还要个把亿。”“一个亿打不住吧?” “……”


见对方无言以对,刘华清道出了自己的忧虑:“停建损失确实大,不停建花的钱更多!海军建设要用钱的地方太多了,但军费是有限的,我们必须分轻重缓急来办!”“问题的关键还不仅仅在于花多少钱。”


刘华清话锋一转,指着眼前正在兴建的军港继续说,“你们都看到了,就这么巴掌大的一块水域,建好后能容得下一个快艇支队吗?充其量也就进驻一个大队!所以,我认为要立即停建。至于下一步怎么办,你们回去后再很好地论证一下。


我的意见,暂时不上,可以考虑先把这个工程封起来,妥善保护,以后再说。”


离开小长山岛,刘华清乘舰驶过渤海海峡,来到庙岛群岛一座鲜为人知的小岛上,这里正在修建一个舰艇洞库。刘华清直奔洞库,令工程负责人打开大门。


但令他始料未及的是,动用了一个排的兵力,洞库大门仍没有打开——洞口外的沙石流已将洞口堵得严严实实。经过一番紧张折腾,大门总算打开。然而,再想关上却更困难——沙石流迅即将洞口堵死了!


刘华清十分清楚,沙石流作为一种海洋特有的自然环境,靠人工堵是堵不住的。“这么个德行将来打仗能用得上吗?”刘华清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懑,当机立断,“这地方搞舰艇基地不行,必须停建!”……


同样的场景伴随着刘华清巡察的脚步,在万里海防线上不断重复地上演:


海军舟山基地。


素有“千岛群岛”之称的舟山群岛,扼中国近海南北航路要冲,被誉为“东海巨障”。这里航门水道密布,港湾锚地众多,历来为中国海防战略要地。


刘华清对舟山群岛至温州以北一线海军驻防情况进行详细考察。令他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战场建设的混乱状况。所到之处,都是挖了洞子,盖了房子。有的海防工程在前期准备中对水文资料没有很好调研,边定点,边设计,边施工,致使洞库建成后,泥沙回淤严重,完全不能使用,只得忍痛报废。



海军榆林基地。


时值新春佳节,刘华清陪同胡耀邦看望慰问部队、与官兵欢度春节之后,视察的第一站就是榆林军港。“榆林军港是南海舰队最好的港湾码头。”


刘华清一边视察,一边对基地领导说,“你们要好好论证一下炸礁的问题,港池内的礁石该炸的就炸,码头该建的就建,把这个军港下功夫彻底整治一下,以解决驻泊舰艇拥挤的问题。”


在海南岛接下来视察的几个军港,刘华清难得再有如此好心境。刘华清乘坐交通艇来到海口。这里建有一个水警区。海口完全有条件建设大型港口码头,但水警区的码头不行,港池水位太浅。


洋浦港也具备停泊大中型舰艇的自然条件,但也没有改造。交通艇载着刘华清驶入清澜港。港区航道很长,外边水位很深,完全可以兴建大型码头,但不知何故,码头却建在里面。航道和港池被泥沙严重淤塞,已危及舰艇进出港安全。再看田独港,还是如此!洞库、营房都建得不错,就是港池水域小得令人心痛。


海军北海水警区。


离开海南岛,刘华清一路西行,来到北海。这里驻防一个水警区,但舰艇停泊却没有正规的军港。一个简易码头,平时只能停靠一两艘小艇,风浪大了还不保险。


走进珍珠港,但见一大片营房修建得颇为整齐壮观,而刚建起的军港码头却已被淤泥堵塞,舰艇进出停靠极其困难。



一路上,刘华清对这类先天不足的海防工程,多次亮“红牌“处以“极刑”,然而此时,他再也不忍心当“冷面判官”了。“决策失误给海军建设带来多大灾难啊!”


刘华清痛心疾首,“防城港水深泥沙少,建码头条件比这儿好得多,怎么就不论证一下呢?”在现场研究处置方案时,刘华清无可奈何地说:“投在这儿的都是白花花的银子,怎么说也是一笔很大的财产啊!总不能都扔了吧?能挽救的就挽救,尽可能发挥作用吧!”


蓬莱军港码头。


胶东仲夏,海风习习,景色宜人。刘华清驱车东行,来到素以“仙山琼阁、海市蜃楼”蜚声海内外的蓬莱。刘华清到此一行,绝非观光览胜。他既无此闲情,也没有这份雅兴。蓬莱阁下,岬角西侧。在北海舰队和烟台基地领导陪同下,刘华清径直来到军港码头。放眼望去,港外不远处,两艘舰艇锚泊在航道上。


“为什么不进港靠码头?”刘华清问道。“潮水不够。”舰艇大队领导如实报告。刘华清这才知道,由于港区航道水位太浅,舰艇进出都必须赶在高潮时刻,不然就可能搁浅。“


简直是天方夜谭!”刘华清哭笑不得,“就这么蛤蟆大的一个浅水湾,有必要驻泊一个舰艇大队吗?”舰队领导解释说,部队营区刚刚投资兴建完工,而且正好坐落在蓬莱阁风景区,这么好一块地盘丢了太可惜。



“我是海军司令,不是旅游局长!”刘华清反驳道,“打起仗来,我总不能跟敌方的舰队司令说,咱们先别打,潮水还没涨上来,我的舰艇出不去。敌人会听我刘华清指挥吗?”“这个舰艇大队必须裁撤!”刘华清指示说,“这块地盘当然不能随便丢掉。派什么用场,舰队和基地好好研究一下。”


至此,人们彻悟了:刘华清一路巡视下来为何对军港情有独钟?他已然着眼未来海上现代战争,从战略高度谋划着海军战场建设。


福建和汕头海防一线。


刘华清巡察海防的最后一站是福建和汕头。对于中国海军来说,这是一个关乎国家统一的战略重点地区。铺开中国地图,注目东南沿海,就会发现,福州到汕头一线,正好与台湾岛隔海相望。海军驻福建地区至汕头一线部队担负着维护祖国统一、守卫台海安全的神圣使命。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重点战略方向,战场建设存在的问题依然十分突出。


沙埕,位于闽浙沿海交界处的一个港口城镇,港湾深入陆地,狭长而曲折,两岸丘陵夹峙,形势隐蔽,是一处天然避风良港。刘华清发现,驻守在这里的海军部队互不隶属,各行其是,连一个牵头协调单位都没有。


海坛岛,亦称平潭岛,西隔海坛海峡与大陆相望,东临台湾海峡,与台湾新竹白沙岬共扼台湾海峡北口,两地相距仅68海里,形成台湾海峡最为狭窄的水域。


刘华清乘船渡海,在海坛岛考察了两天。最令他忧虑的是,舰艇进出港航道严重淤塞,已直接影响到正常的作战训练。就连他此次上岛,也得等涨潮时才能进出。


东山岛,因状似蝴蝶,亦称蝶岛,位于闽粤两省结合部,南与广东南澳岛相临,扼台湾海峡南口,当东海、南海交汇之区,军事地位十分重要。刘华清在东山岛也住了两天。考察中,他发现航道入口处原有的基地设施已经废弃,新建的大码头、油水库和营房,都无可挑剔,同样是航道淤塞问题没有解决。

本文由婉清说旅游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