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婉清说旅游 > 平面

第一部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战火里的流浪儿

2019-09-09来源:婉清说旅游


前言

美国奥斯卡金像奖,前身是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奖。成立于1929年,是国际三大电影节名声最响的一个电影节。奥斯卡是衡量电影品质的最强风向标,尤其是最佳影片、最佳男演员、最佳女演员三大奖项,对电影艺术有着强大的影响力与推动力。

 

奥斯卡在最初十几年内虽然也有国外电影进入评比,但那些只是荣誉奖。直到1947年第二十届,电影节才正式设立了针对国外优秀电影的奖项,而它一经出世就备受关注,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成为继三大奖项之后,最为重要的奖项。

 

甚至其重要性,要高于最佳男演员与最佳女演员。

 

 


二战时期,意大利罗马的每一条街上,马粪与喧嚣似乎在极力地摆脱着战争该有的血腥与残酷。只有远道而来的美国大兵们,以及黑白电影开播之前的重武器画面宣传,才能够模糊地介绍一下远在东半球的死亡与绝望。

 

这一切跟朱赛派与帕斯特克里特没有多大的关系,相反的,他们需要美国大兵们来得更多一些。因为他们两个,是罗马城区最为快活,最为忙碌的擦鞋童。

 

美国大兵来得越多,他们的生意就越好,生意越好就能尽快地攒够钱,等攒够了钱就可以去买马场的狙击手了。

 

这是天大的愿望,距离实现已经很近了。朱赛派年纪太小了,马场只让大一点的帕斯特克里特骑一会,白色的狙击手个头不大,跑起来依旧很快,很潇潇洒洒。

 


他们一般住在马棚里面,因为帕斯特克里特被房东发现睡在电梯,把他赶出来了。而两个人情同手足,即使睡马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终于,有一个可以挣更多钱的机会。朱赛派的哥哥让他们带两卷美国毛毯去一个女人家卖,两人去了女人家里,顺利把毛毯卖掉。正开心时,警察敲门而入,朱赛派看到这些警察竟然有他的哥哥,不明所以的他们收到一笔封口费。

 

于是,皆大欢喜。朱赛派与帕斯特克里特达成什么也不知道的共识,而这些钱足够把狙击手买下来。

 

两个人骑着神气的狙击手在罗马的大街上招摇地走了几圈,身后尾随着一大批羡慕不已的同行们,那些一样怀揣愿望的擦鞋童们。可能他们的愿望不是拥有一匹马,但绝对也是天大的不平凡。

 

好景不长,一天收工后,真正的警察抓住了朱赛派与帕斯特克里特。但两个人已经达成不知道的共识,警察问话无果之后,把他们关进了少管所。

 



少管所,少年们的监狱。来到这个地方的少年们,抢劫、持枪、偷窃、诈骗……在监狱长看来,这些孩子不是孩子,是无恶不作的臭虫。

 

朱赛派与帕斯特克里特被分别关押在两个牢房,他们说好了,谁也不能出卖谁。

 


可是,帕斯特克里特看到年幼的朋友被拖进小黑屋用皮带抽打时,他受不了了。最终留着泪水举报了朱赛派的哥哥,然而那些奸诈的狱警抽打得,其实只是麻袋,而可恶的舔狗组长假装被抽打得嚎叫。

 

朱赛派知道了帕斯特克里特出卖了他的哥哥,拒绝听他的解释。甚至,与在同一个牢房的狱友们合伙陷害了帕斯特克里特,于是帕斯特克里特因为藏匿锉刀被抽了皮带。

 

朋友,决裂了。

 

平均年龄刚刚十二三岁的两个朋友,一起在罗马大街上擦过鞋、流过浪、骑过马……都说朋友可以共患难不能同享福,可是一起被关进少管所,怎么看也不是功成名就该有的待遇。

 


电影到这里基本接近尾声,两个少年在监狱里煎熬的时候,狙击手被蒙上马眼,套上马鞍开始了拉客的生涯。偶尔闪过大街上依旧的腐烂与繁华,与少管所形成两个世界,可终究在这个世道里,任何角落都没有什么愿望能够实现。

 

监狱长,狱警与狱医恪守尽责地管理着几百号人的监狱。对于他们来说,无论是偷窃的或者是抢劫的少年们,都是无可救药的罪犯。

 

《擦鞋童》这部电影,是意大利导演维托里奥··西卡拍摄,并于1946上映的。德·西卡常以现实生活为主题构思电影故事,聚焦的也大多数是战争时期或者经济大萧条时代的最低层人民的生活。

 

维托里奥··西卡


被生活所逼迫的罪犯,被现实压榨的民工,而《擦鞋童》把视线放在了那些奔忙在大街小巷讨生活的孩子们。

 

大人与孩子,在混乱的时代里有着鲜明的对比。纯真,因为外界的狡诈与迫害变得越发远离初心,纵然那些梦还会时不时地出现在脑海之中,可是这梦距离现实太过遥远,距离死亡又那么接近。

 

《擦鞋童》是窝头在2019年分享的第一部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接下来咱们会按照时间顺序不定期的,初识或者重识这些电影作品。


资源链接

http://www.pniao.com/Mov/one/Vit6VmxIL0lvekRWdnlNcUdWUy9ITDZRU2tHYzExMFEycmUzcHYveUVLUT0=.html




本文由婉清说旅游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