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婉清说旅游 > 变废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2019-10-14来源:婉清说旅游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摩电地铁,这两种交通工具如同长春的静脉和动脉——一种是穿梭于地面的怀旧专列,徐徐缓行,展现这座城市的季节更替;另一种则是呼啸于地下的新事物,引领乘客在迅速抵达目的地和悠然观赏公共艺术的不同节奏间自如切换。

乘坐老摩电,开启怀旧旅程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摩电”,是有轨电车在东北地区的名字,这个亲切的俗名生动描述出电车运行时车顶上集电杆摩擦电线的细节。长春的有轨电车始建于伪满洲国时期,到1941年共建成7条线路,1948年长春解放后维修扩建继续沿用,70年代中期开始陆续拆除。至20世纪80年代,长春市内剩下3条有轨电车线,到了1995年则只留下了54路。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唯一的一条摩电并没有使长春人的情怀消沉。从2013年开始,54路上四处漏风的老电车陆续被更换为带空调的新车身,2014年,通往高铁站的55路有轨电车全线贯通。2017年,摩电迎来了运行在54路上的两台50年代“200型”电车复刻版,以及55路上一台1958年长春电车厂自行制造的“长春号”电车复刻版。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长春号”车身的上半截是淡黄色的,车窗宽大且明亮,下半身的油绿色则让人想到了绿皮火车。车头上的“长春号”是烫金的行书大字,整个车身很有20世纪上半叶的感觉。迈入车厢,仿佛进入了一栋长方体的小木屋——车座、车壁都是木质的。车厢内挂满了中国结和小国旗,还装饰有一圈长春记忆的老照片。乘摩电出行的大都是中老年人,大家三三两两地唠着家常,为不大的车厢增添了人情味。目前长春只有3台复古车,班次密集,想体验的话,可以向驾驶员打听打听。

坐长春地铁,游地下“艺术馆”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长春地铁,对于部分土生土长的长春市民算是新鲜事物,目前在运行的1号线于2017年夏天开始试运营,2号线于2018年秋天通车。两条地铁线上遍布公共艺术作品,由东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殷小烽以及中央美术学院王中教授带领师生创作,共有130人参与其中。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2号线共有19个站点,除长春西站外,其它18个站都设立为艺术主题车站。多数站点的主题都与地面的代表性建筑或历史遗迹相呼应。解放大路站里童真童趣的装饰令人目不转睛:地铁轨道的屏障上,是各种造型的卡通城堡灯箱;两侧站台旁的墙壁上都装饰有壁画,一侧为科学主题,由一个男孩与机械零件、蒸馏瓶、汽车等元素构成;另一侧则为自然主题,由一个女孩与猫头鹰、太阳、白云等元素构成。壁画用马赛克拼贴背景色,以金属条勾勒线条,七彩的颜色和阴影共同构成灵动的画面。解放大路站附近的儿童公园又恰好与地下的主题相呼应。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当你走入2号线的兴隆堡站,如同走入了一只女士手包。水泥色中大量运用了金属玫红色调,站厅顶部色彩明丽的雕塑表现出女士手提包内的活泼趣味,天顶横梁犹如女包的拉链,天顶上则镶嵌着相机、手机、化妆包、太阳镜等女士喜爱的物品。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景阳广场站就在大名鼎鼎的一汽厂区附近,厅内的金属材质壁画将汽车零部件分解,并拼配出一台解放牌汽车,仪表盘显示行驶1956公里——正是一汽自主研发制造出新中国第一台汽车的年份。吉林大路站接临长春的母亲河伊通河,站厅壁画主题为伊通河上的波浪,特种钢化玻璃材质和波纹在光线中折射出起伏荡漾的通透碧绿色。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1号线内的车站装饰艺术主题则围绕“长春记忆”展开,车站附近承载城市功能的工厂、公园和高校,都与这些不同主题的记忆片段相关,艺术作品大多点缀在站厅两侧的墙面上。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长影旧址博物馆的厂房前,矗立着一尊巨大的毛泽东立像,标志了长影的红色血统。贴满暗色瓷砖的双层建筑已修整一新,但仍有一些“株式会社满洲映画协会”(长影前身,下文简称“满映”)时代留下的沉郁痕迹,譬如正门口雨搭两侧巨大的黄铜瓦斯壁灯。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进入展厅,沿着按时间线布展的顺序走一圈,便能了解这座电影厂的前世今生。展厅一侧复原了20世纪50年代开始的集体电影院风格,重现了那些凭借电影和瓜子带来欢乐的夜晚。1949~1965年是长影厂的丰产期,《白毛女》、《董存瑞》、《上甘岭》、《甲午风云》等优秀作品都在当时拍摄。馆内还设置了互动设备,可以让人亲身体验邓世昌撞击吉野号时的壮烈。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馆内有2个角落最为有趣。一处是展示长影出品的经典喜剧电影海报的走廊,如《未完成的喜剧》、《不拘小节的人》、《新局长到来之前》等,这些作品虽大多诞生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但其讽刺官场、揭露人性的功力却相当深刻。走廊尽头采用了全息投影技术,还原了一家医院的场景,墙上的门一扇扇打开,各色人物次第登场,颇能以假乱真。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另一处则是摆满了琳琅满目的拍摄道具的2楼楼梯间,那里不仅有暖瓶、座钟、瓷碗等具有鲜明时代特色的生活物品,还有一些真刀真枪的兵器。它们被玻璃封在楼梯间的3面墙壁上,实现了从道具到文物的转变。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出厂房,转至摄影棚。这其中的1-3号摄影棚也建于满映时代,至今仍在使用。其中第3摄影棚在70年代后改造为特技摄影棚,内部除了有抠像专用的大绿屏和吊威亚用的支架,还保留了80年代的厂房风貌。摄影棚一侧按主题分类的电影海报也非常珍贵,它们都是由海报师亲手绘制的。

玩法推荐:在电影厂看电影

只需一张电影票,即可在长影电影院的全新影院配置中欣赏一部院线大片。电影院由满映时期的4-7号摄影棚及第12放映室改建而成,不过按照电影界惯例,第12放映室是专家领导看片审片的场所。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20世纪30年代,长春作为伪满洲国的首都,成为日本建筑设计师的试验田,大兴土木,遍起楼阁。如今,你来到这里,还能近距离观赏那些老建筑,触摸那段风起云涌的历史。

伪满皇宫博物院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历经沉浮,这座伪满洲国时期的“帝宫”如今作为伪满皇宫博物院对外开放,讲述那段不堪年月中一位傀儡皇帝的宫廷生活。从宫殿朴素的正门同德门进入博物院,即可见1938年建成的同德殿,这是一座配有中式庑殿顶的“兴亚式”二层建筑。为了推动“同德”,关东军将正门人字顶下方的徽章设定为溥仪及皇族的兰花御纹章,与日本天皇家族的菊花御纹章呼应。宫殿以橙黄色琉璃瓦铺顶,瓦当上烧制有“弌心”、“弌德”字样,寓意“日满一心一德”。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殿内一楼的“广间”即大厅,名词直接取自日文,电影放映室播放的大多是当时“满映”制作的殖民宣传片,日本间则是宫廷秘书吉冈安直向溥仪传播日本礼仪和文化的场所。从二楼通道连接的宴会厅嘉乐殿可至怀远楼,这里的二楼是溥仪供奉满清列祖列宗排位的地方,另有一个神龛供奉着传说中清太祖努尔哈赤的救命恩人——“王爹爹王妈妈”布偶。怀远楼一侧的清宴堂也曾是赐宴厅,现为临时展厅,伪满皇宫博物院常与故宫博物院、辽宁省博物馆、沈阳故宫博物院等合作,在这里举办关于这段历史的主题展览,展出溥仪和一众妃嫔们曾经把玩过的宫廷器物,其中的不少珍宝都曾辗转海外或流落民间。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出怀远楼就是勤民楼。1934年3月1日,溥仪在这里换装海陆空大元帅军礼服宣布“登基”,正式成为伪满洲国的康德皇帝,这里于是从执政府变成了“帝宫”。过中和门进入这座“帝宫”的内廷,这里的缉熙楼与勤民楼、怀远楼同为吉黑榷运局官署旧建筑,起初是溥仪及皇后婉容和祥贵人谭玉玲的卧室,在溥仪与婉容决裂后,2楼的西厢也成了婉容的“冷宫”。缉熙楼内空间低矮楼道逼仄,很难想象一位皇帝曾在这里耗过将近14年的光阴。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宫殿东西两侧还分别有两处御花园,西御花园如今的建筑大多是重建的,花园西侧另有马场和曾经的卤薄车库。东御花园内则有用白瓷砖拼贴的游泳池。一侧的假山底部藏有一座防空洞,配有换气室和观察室。1945年8月时,溥仪携带家眷和祖先牌位进出防空洞几乎成了日常。防空洞外一侧空地上的石质残基是伪满洲国“建国神庙”遗址,8月11日溥仪出逃后神庙被烧毁。

长春市光复北路5号

普通票价70元/人;讲解费用120元

⏰ 5月至9月8:30-17:20;10月至次年4月8:30-16:50

乘264路或轻轨4号线至伪满皇宫站

www.wmhg.com.cn

好去处:东北沦陷史陈列馆

该馆就在伪满皇宫东御花园东门外,馆内用大量模型、图文与实物资料,讲述了日本侵略军的暴行,以及抗战志士的奋起斗争,也从侧面展出了长春作为伪满洲国“新京”的畸形发展史。陈列馆凭证件领票,免费参观,开放时间同伪满皇宫。

伪满洲国中央银行旧址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假如将伪满洲国中央银行旧址这栋大楼移到有万国建筑博览群的上海外滩,它也丝毫不会显得逊色。门前挺立的10根改良的古希腊多立克立柱,样式沉稳坚固,颇为霸气。这处位于人民广场西北角的宏伟建筑,曾为伪满洲国的金融核心及货币发行机构,如今作为中国工商银行人民广场支行对外开放,可自由出入但不允许拍摄内部。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建筑大堂采用天井采光设计,28根琉球花岗岩立柱挑起通透明亮的空间,地面铺有大理石地板,和柜台前的大理石桌椅一样由意大利定制而来。现在,银行的职员们还在使用近百年前的柜台,柜台上的民国时期经典绿色台灯,晶莹可爱。

伪满政府机关旧址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伪满时代的新民大街名为顺天大街,过去是伪满洲国首都规划中的政务功能区,有机要行政部门共1院4部1衙,承担着军政司法等功能。新民大街与义和路交叉口的东北角,矗立着带塔楼的深棕色建筑——吉林大学白求恩医学院,即伪满洲国国务院旧址。大楼的主楼正门前由两根方柱与4根塔斯干光面柱共同撑起与3楼同高的平台,左侧一角留有落款“康德二年(即1935年)六月”的奠基石。借助相机镜头,你可以看见塔楼的铜制圆形宝顶,以及赭石色琉璃瓦当上的“王”字纹样。在鸟瞰角度下,建筑主楼与两厢侧翼也构成了一个“王”字。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道路中段东侧的伪满洲国司法部旧址,现为吉林大学白求恩医学院教学楼。主体建筑为6层塔楼,模仿日本江户时代的城堡而建,两翼各有对称的3层楼房。塔楼主体与两翼的一楼饰有欧式火焰纹拱券窗,在塔楼的3层重檐以及门前雨搭的檐角处,均封有绿色的鬼面瓦当,雨搭前额上还雕有1个奇异的石钟盘,时间停止在11点。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在新民大街南端的松树林中,藏着一座与其他伪满机要建筑风格迥异的伪满洲国综合法衙旧址,活像是德国搬来的一栋啤酒城堡,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六一医院。这座看似高雅梦幻的建筑内其实曾藏有行刑房。建筑模仿江户城堡,但使用了大量的欧式堡垒曲线,门厅和大堂均采用玻璃天窗采光,由于现代放置的射灯光源投入窗口,两侧翼楼的一楼走廊内的光线交叠出奇异的几何形状。

不可错过:伪满洲国民生部旧址

现为石油化工设计研究院。带6根塔司干式立柱的兴亚式建筑,有宝顶、重檐、莲瓣柱和斗拱等东亚古典细节装饰,门厅内有马赛克地砖镶嵌画。也从侧面展出了长春作为伪满洲国“新京”的畸形发展史。陈列馆凭证件领票,免费参观,开放时间同伪满皇宫。

长春市朝阳区人民大街3623号

不可错过:满铁附属大和旅馆旧址

长春火车站对面的春谊宾馆的迎宾楼是满铁附属大和旅馆旧址,这座新艺术风格的小楼现在是国营的四星级宾馆。大堂楼梯一侧的墙面上,展示着一幅具有百年历史的保存完好的海鸥主题玻璃镶嵌画。二楼宽敞的厅堂内,竖立着一面如洗的穿衣镜,它的主人正是溥仪。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长春世界雕塑公园西门进入,即可来到罗丹广场,广场中央列有5座法国雕塑家奥古斯特·罗丹的代表作,分别是《加莱义民》、《巴尔扎克》、《行走的人》、《青铜时代》和《思想者》,均由罗丹博物馆官方原模翻铸。北面则为米开朗基罗广场,陈列着来自中国、俄罗斯和立陶宛等各国雕塑家的作品,如俄罗斯雕塑家亚历山大·维诺格拉托夫的《水瓶时代替代金鱼时代》,在广场中央的水池中塑造了一位象征水瓶座的小男孩,生命之水从他手中的贝壳中源源流出,流经底座上雕刻的“双鱼”造型,最后进入水池,暗喻着时间的流动。

雕塑公园30元,园馆通票60元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欣赏完户外的雕塑,不妨再去室内看看。室内的雕塑作品大多体量更小,雕刻更显精巧,应用的材料也比户外的铜雕更加多样。其中,西北角的魏小明艺术馆内展有这位当代雕塑家和版画家的大量作品,尤以各类人体塑像最为生动。东北角的松山韩蓉非洲艺术收藏博物馆则收藏着大量非洲艺术品,展厅内密布着成百上千件西泰尼形(神灵、图腾)雕塑、云形雕塑、部落群体雕塑。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长春雕塑博物馆坐落在雕塑公园的东南角,无需购买公园门票也可参观。这里有王克庆、曹春生两位艺术家的展馆,他们曾在全国推动城市雕塑建设项目。王克庆的作品潇洒飘逸,馆中收藏的代表作《李白》《朱自清》《白求恩在太行山》可窥一斑;曹春生则善于捕捉瞬间神态,展馆陈列了《毛泽东》《公仆——周恩来》《弘一法师》等经典作品。

不可错过:希腊雕塑艺术馆

馆内的38件艺术品均是得到希腊各收藏机构官方授权制作的原模复制品,来自希腊国家考古博物馆、雅典卫城博物馆、科孚岛等地博物馆的艺术品可以让你大饱眼福。当然,这里还有收藏于巴黎卢浮宫的断臂维纳斯(Vénus de Milo)的复制品。展馆按照古希腊历史断代来布展,条理清晰,观展体验良好。

给我们加上星标

从此不会错过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各大电商平台都可

搜索订阅《孤独星球》杂志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本文改编自《孤独星球》杂志2019年3月刊

图|孤独星球杂志,部分来自网络

内容未经允许一律禁止转载

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这座存在感不高的省会城市,正焕发出全新魅力
本文由婉清说旅游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