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婉清说旅游 > 变废

胤祥的助手请求退休,雍正写了二十个字,那人就一辈子都不想走了

2019-10-07来源:婉清说旅游

清朝十一个半皇帝,比较靠谱的不到一半,雍正是其中的佼佼者,雍正以后的皇帝,颇有江河日下,一蟹不如一蟹的感觉。而之所以说清朝只有十一个半皇帝,是因为最后一个的情况有点特殊,只能算半个用来凑数。在正史中,雍正并不是什么刻薄寡恩的铁面皇帝,而是似乎比其他皇帝更重人情讲义气。比如老十三怡亲王胤祥的助手申请退休,雍正写了二十个字,那人就一辈子都不想走了。雍正挽留大臣的这二十个字要是放在酒桌上用来劝酒,估计一桌十个人得喝趴下八个。

雍正被电视剧演得不苟言笑不近人情,但很少有人知道他还是一个宠物迷,尤其喜欢养狗,就连做什么样的狗窝、给狗穿什么样的衣服,他都要以“圣旨”的形式多次过问知道。至于跟手下的大臣,也经常喝喝酒做做诗,有时候一玩儿就是一天:“每佳时今节,必赐诸王大臣游燕,泛舟福海,赏花钓鱼,竟日乃散。”

胤祥的助手请求退休,雍正写了二十个字,那人就一辈子都不想走了

多次“宴文武大僚于乾清宫,赋诗饮酒。”当然,雍正的酒饭不是谁都能吃得到的,比如跟他不是一条心的老八胤禩老九胤禟老十胤䄉就只能去吃牢饭,只有老十三胤祥能跟四哥胤禛形影不离无话不谈。

说到老十三胤祥,就该提一提他搞农田水利基本建设的助手朱轼了(上命怡亲王胤祥总理畿辅水利营田,以轼副之)。这位朱轼可不是简单人物,他在康熙三十二年高中乡试头名解元,转过年来又考中进士进翰林院当了庶吉士。雍正继位的头一年,为父亲丁忧守制的朱轼被召回京城,当了《圣祖实录》的总裁,并且马上分了房子(赐第,谁说雍正小气?)。

胤祥的助手请求退休,雍正写了二十个字,那人就一辈子都不想走了

编完《圣祖实录》,朱轼步步高升,吏部尚书、太子太保、太子太傅、文华殿大学士,一步一个脚印走向了官场巅峰。朱轼最拿手的本事就是高农田水利基本建设,所以老十三怡亲王胤祥负责京城周边的农田基本建设的时候,专门挑了他来当助手。但是雍正四年的时候,朱轼的老母亲也去世了,这种回家尽孝守制的事情,雍正不能拦着,就下令让他放下手头工作连夜赶回去(驰驿回籍),并且给他写了一封亲笔信:“轼事母至孝,但母年八十馀,禄养显扬,俱无馀憾。当节哀抑恸,护惜此身,为国家出力。”

在亲笔写下慰问信之后,雍正还随了份子:“赐内帑治丧,敕江西巡抚俟轼至家赐祭。”要是换做一般的奴才,肯定是感激涕零,表示要“先国后家,化悲痛为力量,出色地完成本职工作。”但朱轼是个好人好官好儿子,虽然很感动,但是却坚持回家为母亲守孝。其实忠臣必出于孝子之门是有道理的,试想一个人对父母尚且薄情寡义,与其说他是忠于什么忠于什么,还不如说是贪恋权位更恰当。任何一项工作都不是缺了谁就玩儿不转,但儿子却绝对只有一双生身父母。

胤祥的助手请求退休,雍正写了二十个字,那人就一辈子都不想走了

雍正很通情达理,并没有搞什么“夺情”。其实不允许“夺情”,在明朝就有明文规定:“内外大小官员丁忧者,不许保奏夺情起复。”“凡官吏匿丧者,俱发原籍为民。”明朝的张居正曾经主动“被夺情”,结果也被骂惨了。

朱轼为母亲守制期满回任后一直张罗着退休——清朝以前一直是有退休制度的,但要由官员主动提出申请,一般叫“乞骸骨”“请致仕”。很不理解清朝以前的官员是咋想的,觉得自己干不动了,就主动申请退位让贤(后面的话不说了)。其实朱轼申请退休的一年才刚刚六十三岁(雍正六年),但他认为自己“年老多病”,应该退休了,就多次打退休报告,还请同样积劳成疾的胤祥(两年后病逝)为自己说情。雍正没办法,就一次次表扬挽留,但是朱轼铁了心要走,雍正只好使出杀手锏,给朱轼写了一道手敕,不同的史料记载分别是“手诏留之”“内阁传出上谕”。那道手敕上只有二十个字,看了这二十个字,朱轼哑口无言,从此再也不提退休的事情了(感激涕零,从此不复有退志)。

胤祥的助手请求退休,雍正写了二十个字,那人就一辈子都不想走了

雍正写的二十个什么字有这么大的杀伤力?其实现在看来,雍正的话也无法辩驳:“尔病如不可医,朕何忍留;如尚可医,尔亦何忍言去?”这句话很直白(雍正的上谕和朱批都很直白),就不用翻译了。但是这句话可以更改几个字用来劝酒:你若真不能喝,为何上桌?如果能喝,咋就不喝这杯?

本文由婉清说旅游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